我叫杨青雅,是住在大安区某区的女生, 我才高中三年级每天搭捷运上下课,我与我的妈妈一起同住也已经五年了, 从爸爸五年前过世后我和妈妈也就相依为命了。 这天,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我一如往常的前往补习班准备做大学考试的准备, 但今天的补习班却因为停电而无法继续上课我只好提前回家了。 我跟以前一样的从包包内拿出钥匙开门进屋, 但客厅却是一遍昏暗只剩妈妈的房间有透出光来, 我走向妈妈的房间。 「妈今天比较早回来?」我心底自己这样问, 我走向前去打开这扇没关紧的木门,眼前的画面却令我永生难忘, 我宛如打开了潘朵拉的盒子。 妈妈,全身赤裸,脖子上戴着鲜红色的大型犬项圈, 乳头上夹着发出声响的铃铛下体用麻绳做成的丁字裤, 妈妈的双手戴着手铐脚上也戴着铁链做成的脚镣, 而远处的地板上放着一个脸盆,脸盆里放着一块正方型的冰块, 冰块里冰着两支钥匙。 妈妈看见我像看见鬼一样,拼命的尖叫, 想挣扎逃开却被铁练所束缚。 「妈~你怎么了?谁给你用成这样的?」我只记得我疯狂的大叫着我迅速的打破冰块, 拿出钥匙帮妈妈解开脚镣跟手铐后,让妈妈穿好衣服。 妈妈这时候深唿吸了几口气后,转身坐在床上, 一言不发。 「妈?你不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吗?」我问着妈妈「如果妈妈告诉你~这一切是我自己弄的, 小雅你会不会讨厌妈妈呢?」妈妈迟疑了好一会儿才从嘴巴里吐出这几句话来。 「什么?这是妈妈你自己?」我惊讶到快说不出话来「妈妈我是个被虐待狂, 也就是M我趁你不在时,自己在家用这些铁链来束缚自己, 妈妈才会得到解脱才会快乐!」妈妈说出了从小到大从未说清楚的事, 难怪家里总有许多麻绳与铁练问妈妈那是干嘛的, 妈妈总是叫我别问。 原来已经死去的爸爸是个虐待狂,也就是S主了, 而爸爸的过世让妈妈很难过失去了一个丈夫也失去了一个主人。 「小雅,你会讨厌这样的妈妈吗?」妈妈问着我这几句话老实说, 我不知道会不会讨厌但我很惊讶,原来妈妈藏着这么大的秘密。 「妈,我永远会是你的女儿,我不会讨厌你的, 也许你用这种方式来怀念爸爸对吧?」我回答了妈妈「………………..」妈妈沉默不语。 「妈,我肚子饿了」我问着妈妈「哦!好, 我去厨房帮你把菜热一热吧!」妈妈起身要离开房间「等等妈妈 我有个提议」我心中忽然想起一个想法来 一个有趣的想法。 「嗯?什么事小雅」妈妈疑惑着问着我「妈妈, 你可以戴着脚镣跟手铐帮我热菜吗?」我问了妈妈「这….不要啊!乖女儿!妈不会再做这种事了」妈妈果然是传统的亚洲人 心中思考的东西老是被压抑着。 「妈,我不要你在把这种事藏在心中好吗?这件事就是我们母女俩的秘密嘛!」「母女俩的秘密…..」妈妈口中只说了这六个字。 「如何呢?」我问着妈妈「…….好吧!这就是我们母女俩的秘密了哦!」妈妈说着「好~那我在客厅等你帮我把晚餐热好哦!」我说完便走出房间到客厅去打开电视看着我喜欢的综艺节目了。 约过了十来分钟,我听到了铁练与磁砖底板摩擦的声音, 我忽然感觉到心跳加速了。 妈妈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穿着平常的衣服, 但却多了手铐与脚镣。 「这个…给你保管」妈妈拿着两支钥匙放到我手上然后就走入厨房了。 妈妈脚上的脚镣是用铁练锁住的,看起来好看极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觉得好看。 「妈去热菜了」妈妈说完便拖着脚镣到厨房去热菜我在客厅哈哈大笑着, 因为我觉得这一切有趣极了我们母女俩拉进了许多距离, 好像更亲近些了。 妈妈热完了菜,我走向前去,拉了拉她的手铐。 「妈,今晚你就演1个小时我的女仆吧!」「不管演不演我都当你的女仆二十几年了好吗?」妈妈笑着说我坐下后, 妈妈站在旁边用被手铐铐住的双手帮我夹菜。 我夹起了一块丸子,心中却有个有趣的想法。 「妈,这个丸子给你吃吧!」我将丸子用筷子挟了起来, 然后丢在地上去。 「啊!你们父女俩怎么一个样啊?」说完妈妈就趴在地上去, 用嘴巴把丸子吞进嘴里了。 我看了觉得实在是太有趣了,接连着哈哈大笑起来。 妈妈的被虐狂真的很重。 妈妈热完了菜,我拿出钥匙,帮妈妈解开了脚镣与手铐。 于是渡过了这可以说是尴尬的一晚,但也是我和妈妈拉近距离的一个重要的夜晚。 第二日我照样上完了补习班回家,而家里妈妈已经在热菜了, 但我却一样听到铁链摩擦地板发出的声响我先回到房间, 我的书桌上却放着两支钥匙与妈妈的字条。 「妈妈的钥匙就交给你保管了,你想什么时候解开就什么时候解开吧!今晚, 妈妈就演一回你的女奴吧!」妈妈留着字条让我不禁笑了出来 这游戏真的太好玩了我已经有点喜欢上这个游戏了, 女奴啊!我有女奴了。 我走出房间,往厨房的方向走去,妈妈知道我走了进来, 却不太敢面对我。 「有看到妈留着字条了吗?」妈妈说着「有啊!」我回答着「那怎样呢?」妈妈继续问着我一听到妈妈故意这样问, 我就越有许多鬼灵精怪的想法出来。 「女奴啊!你有看见女奴穿衣服的吗?起码在这个空间里, 我们家的女奴是不能穿衣服的」。 「小雅主人,对不起,奴知道错了,请主人允许奴用剪到把衣服都给剪开」妈妈忽然说了一大串, 还跪在地上说我的心跳又加速了,我开始兴奋起来。 「嗯!还不快把衣服给剪光」我下了命令给我眼前的这个女人, 哦不!是女奴。 妈妈站了起来,拿起厨房的剪到毫不犹豫的就剪开了身上的衣服与内衣裤。 现在在我眼前的妈妈是全身赤裸,只戴着鲜红色的项圈与手铐和脚镣而已。 今晚…..妈妈就是我的女奴了。 当然,满脑子鬼主意的我,总有想不完的东西, 原来这就是SM吗?真的很有趣呢?看着妈妈现在的样子 真的有趣极了。 当然!平常时的妈妈还是妈妈,只有在特殊时间才会是我的女奴。 妈妈赤裸着身体在家里走来走去,还锁着脚镣与手铐, 但妈妈似乎乐在其中还不断要求要加长时间, 有点越玩越过火了。 但做女儿的我也无可奈何啊,谁叫妈妈喜欢呢!我开始上网查各种SM的小说、图片、影片等等资讯, 开始认识这样玩意儿没错!我叫他这玩意儿。 我决定给妈妈「升级」,开始进行精神上的虐待。 一月的台北是很冷的,妈妈换上了高领的毛衣, 准备出门买菜却被我叫住,我拿了项圈给她, 命令她戴着用高领毛衣遮住项圈,原本预定妈妈会因为不好意思而拒绝的, 但妈妈只是笑了一笑就戴上项圈拉高衣领,俐落的出门去了, 留下一脸惊讶的我站在玄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翌日,我起了一大早准备出门,却发现我的桌上又留下一张纸条, 我一看果然是妈妈的留言 上面写着: 「小雅, 妈妈今天也当你的女奴好吗?妈妈在房间等待你的责罚…」纸条上还附上了时间 一个小时前留的。 我起身整好理我身上的衣服后,来到妈妈的房间, 妈妈已经戴好项圈跪坐在地毯上等我许久了。 「等我很久了吗?」我问妈妈「奴隶等待主人的命令是天经地义的」跪坐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还是我的妈妈吗?我想已经不是了, 跪坐在我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是跪在一个女人旁的一个女奴罢了。 「嘴巴打开」我说着妈妈缓慢的把嘴巴打开, 我穿着裙子脱下了我穿了一夜的内裤,揉成一团后塞到她的嘴巴里, 然后拿了胶带封住了妈妈的嘴巴。 「没我的允许,不准拿下来知道吗?」此时的妈妈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只能点点头。 我蹲了下来,拿来了放在地毯上的麻绳, 随手将妈妈绑了起来妈妈的双手被我绑在床头, 双脚被我用麻绳綑绑后拉开妈妈没穿内裤,露出了她的耻丘, 与她的小小肉缝我从未这样看过另一个女人的私处, 尤其是自己妈妈的私处。 虽然我自己也看过自己的,但看妈妈的还是第一次呢!我四处张望, 开始翻妈妈的抽屉我期待可以找到一样东西, 而妈妈的房间也没让我这个孝顺的女儿失望妈妈的抽屉里果然放着跳蛋。 「果然是个淫荡的女人啊!」我自己说着, 然后拿着跳蛋走向妈妈那里,将跳蛋塞到了妈妈的私处里, 在用胶待封住了跳蛋不要让它跑了出来,我在妈妈的眼前, 打开了开关妈妈的私处传来了震动的声响,也从妈妈被封住的嘴巴里传来了一些娇喘声。 「你女儿我上街去跟同学吃饭,你好好在家享受吧!」说完, 我便丢下私处里被塞了跳蛋的妈妈出门去了。 约过了两个小时,我回到家了,终于把一些琐事给办完, 还顺道到宠物店买了些东西准备回来给妈妈因为我准备给妈妈一个新的身份-「母狗」, 希望妈妈会爱上这个新的身份哦!不~是她必须接受她的新身份也就是母狗了, 不管她喜欢不喜欢。 我期待着牵着狗绳,在大街上熘狗呢!我打开妈妈的房门, 妈早已经满身汗看她的样子,应该被跳蛋攻击的毫无招架之力了啊。 我拿出了塞在她嘴巴里的内裤,只见我眼前这个女人不知道已经高潮过几次, 娇喘的看着我的眼睛。 「妈,女儿我希望你能当我的母狗,你愿意吗?」我问着「小雅?什么母狗, 妈妈不要」妈妈有点反抗着「不管你喜不喜欢 从现在开始你的身份就是母狗了知道吗?」我继续说着妈妈却摇摇头, 似乎是不太愿意。 「小雅,不要,你的爸爸之前也没这样对我, 什么母狗的我不要啊!」妈妈说着「爸爸没这样对你, 那你的女儿我现在就这样对你啊!」我用严厉的语气对我眼前的这个女人说着「这……母狗?我…………….」妈妈这才羞愧的点点头。 妈妈双手的麻绳我也不急着松绑了,我拿了两个大蝴蝶结发带, 帮妈妈把头发绑成了两个可爱的包头然后夹上蝴蝶结, 接着拿出有狗骨头牌子的项圈换下了她原本戴在脖子上的项圈, 这个项圈还有个牌子呢~上面写了大大的「犬」字。 等这些都戴好后,我才慢慢解开妈妈双手的麻绳。 她的手有点麻了,我让她休息一下后,替她戴上包裹式的狗掌, 这可不是啥宠物店买的了这也是从妈妈的抽屉里找到的, 这个女人本来就爱当狗刚刚还在那里假惺惺的。 戴上狗掌后,再锁上一段不长的铁链。 双脚也被我上完铁链了,基本上让妈妈维持行走的能力, 但只能行走没办法再拿东西。 「今天你只能在地上爬行哦!知道吗?别忘了你的身份」妈妈点点头, 只能趴在地上我拿了一个落地镜给妈妈照,她看的惊讶不已, 眼前的这个女人怎么会如此淫荡活脱脱就是一个下贱的女人, 才会有这样的装扮而且还是被自己的女儿弄成这样的, 于是我的妈妈………变成了我的母狗了。 今天的妈妈,哦~不!是我的母狗,我给她的任务是「鞋柜里的囚禁」, 我家的鞋柜比较大我拆掉了下面三层后,将母狗关进鞋柜中, 然后看我的电视去了等我看到半夜时,我才将母狗给放出来。 此时的她早已经满身汗,我拉着母狗进了浴室, 用剪刀剪开了她身上的所有衣物因为我不想解开她身上的束缚, 包括她脖子上的项圈与脚上的脚镣看着她被囚禁痛苦的样子, 我有一种快感呢!但母狗已经苦苦哀求让我解开她的双手与双脚 我挨不过她的请求只好解开母狗的脚镣让她暂时的恢复我母亲的身份吧!「小雅, 你就都不会想体验看看双脚上脚镣的感觉是怎样吗?」妈妈问着我我心中不禁开始好奇, 被束缚的感觉究竟如何呢?「嗯….是有点想啦!」我点点头的回答「那…小雅要不要试看看呢?」妈妈继续的追问着「好吧!」我点点头「那….小雅你就当一天小母狗吧!如何?」妈妈兴奋的说着「嗯嗯…」我有点犹豫的答应了。 在妈妈的要求下,我脱下了身上的所有衣物, 赤裸的站在我自己的母亲前面我有点害羞,低着头不太敢看她, 毕竟之前都是我在绑她现在轮到我被束缚了!我心中有点兴奋, 因为不知道感觉会如何呢?妈妈从衣柜中拿出了我从没看过的木箱 再从木箱中拿出不锈钢制的项圈我吞了口口水, 看着这个漂亮的金属物体在我眼前晃啊晃的妈妈打开项圈, 走到我的背后温柔的套在我的脖子上,再扣上锁头, 喀擦的一声惊走了一夜的静,再拿出手链,套在我的手腕上, 最后再系上一条铁链同样都用锁头给锁上,最后妈妈拿出了脚镣, 因为是一整组的直接锁在我的双脚上,重的很, 我的脚只能缓慢的前进。 「好了!小母狗,很适合你呢!」妈妈笑着说「我….」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先去把厨房的碗都洗干净吧!然后把地扫干净, 再用吸尘气吸过知道吗?奴隶」妈妈说当奴隶二字传到我耳里时, 我的心不禁震动了一下整个兴奋了起来,从不做家事的我, 缓慢走往厨房看着这几天我捣乱后的地方,没想到是自己尝到苦果了!没办法!谁叫我现在是奴隶呢?我开始洗碗、扫地、吸地, 我开始习惯身上这些束缚用具。 「小雅,要拿下来休息一下吗?你已经戴着2个小时了」「不用!」我摇摇头, 继续扫着客厅而妈妈呢?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连续剧呢!终于把客厅的地板都扫完了, 我慢慢走向仓库拿出吸尘器,开始吸地板,我把地板吸的干干净净的。 「很好很好!小雅表现的很好,想要什么样的奖励呢?」妈妈问着我「我要的奖励就是, 继续让我戴着这些束缚我的工具吧!挺舒服的」「….嗯嗯我知道了!」妈妈说着「嗯嗯」「小雅我想你可以进入下一个阶段了!」妈妈说着「下一个阶段?」我疑惑的问着「嗯嗯!!成为我的贴身奴隶、性奴隶!」妈妈继续说着 便脱下了她的内裤露出了我前几天才看过的私处。 「奴隶女儿,爬过来,好好的舔它,这就是我给你的奖励!」妈妈坐在沙发的椅子上, 撩起裙子拉下了内裤,张开了双腿,就在我的眼前, 我的双腿一软跪爬了下去,我慢慢接近了妈妈的私处, 一股味道马上传了过来但我却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舌头, 舔了舔妈妈的阴唇再继续更深入的舔了进去, 妈妈也发出了娇喘的声音妈妈伸出了她的右手, 压着我的头示意我要再舔的更深入一点,我照做了…..。 我的奴隶生涯已经开始了,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结束, 看来是不会结束了先前做为妈妈的主人,现在做妈妈的奴隶, 我却是乐在其中我发现了我越来越淫荡了,为了要妈妈主人不断的惩罚我, 我会故意在妈妈的面前做出淫秽的事妈妈也为了要惩罚我, 想出许多变态的手法原来…..女人也可以这样变态, 一旦玩起来比起男人更色、更无耻。 妈妈的手法为: 1.私人厕所: 先全裸拘束, 早已经无权穿衣服的我被一条条麻绳綑绑后, 就丢在厕所里全身都被绑的紧紧的我,唯一可以活动的只有我的嘴巴, 因为妈妈会进来上厕所而我的嘴巴就是她的私人厕所。 2.无耻犬奴: 下贱到只能当狗的我, 狗项圈会是我身上唯一的饰品也是我最喜欢的饰品, 妈妈牵着我到处爬来爬去我的房间现在是在阳台, 阳台的狗笼才是我现在的房间有时候阳光晒了进来, 我被关在笼子里却百般温暖且满足极了,脚上的脚镣随着撞击到铁笼而发出声响, 我因为这声响而兴奋妈妈会拿出昨晚的剩菜与残羹, 倒在狗碗里做为一只母狗,这就是我最美味的一餐。 3.淫荡的女仆: 下体塞着按摩棒的我, 全裸在厨房切菜其实也不算全裸,因为还有很多铁链, 手脚都被铁链束缚着手与脚都有锁头锁着,让我无法自由行动, 但自由行动刚好是我最无权得到的所以我知道这些拘束对我来说都是应该的, 妈妈喜欢听我戴着脚镣铁链摩擦地板的声音我会站在她的身边, 为她倒上一杯红酒然后等着她丢下一块骨头, 让我趴在地上尝尝味道我兴奋极了,这是妈妈对我的赏赐。 这天, 妈妈问我: 「小雅,想恢复原来的生活吗?」我摇摇头, 告诉妈妈: 「这就是我要的生活啊女儿我要最为妈妈的犬奴、奴隶、女仆继续生活下去啊!」妈妈笑了笑摸摸我的头, 告诉我: 「嗯妈妈也是…」我们母女俩对看了一眼, 两个都笑了出来这就是幸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