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根手指分成两组,上下夹攻着甜儿,噗噗噗, 三根手指由于得到爱液的润滑很快便被甜儿暖暖的阴道吸了进去。 至于肛门那端,初时钻进去还有点艰涩, 一人见状连忙把口水狂吐在肛门附近,果然, 在甜儿抖震的娇喘声下一根又一根的手指已经成功入侵了。 甜儿屡次想令自己放松,让被塞满手指的两个穴口不那么难受, 无奈她偏偏控制不了,不只下体,就连全身的肌肉都紧张得收缩了。 阴道那边还好,肛门一连进犯了三根指头, 甜儿根本吃不消……“喔…好痛……不要再…塞…进…去了……”甜儿一阵眩晕 竟还感到肛门内的手指在前后蠕动。 “够…了……”甜儿失声痛哭,原本的催情药, 竟像是失去了效用似的甜儿忽然又回复了反抗抵御的性子。 “这小美人果然贞烈,也好,我最爱上妞儿时看她们不情愿的动人表情。” 男人说着,就在大肚男子面前,抓起被他揽抱着的左臂, 用鼻子勐嗅甜儿左边的腋窝上面,明显散发出淡淡的酥味, 而且没有刺眼的腋毛。 “嘎!遇上这种货色,真不错……”另一个男人也不怠慢, 伸出舌头游探甜儿的雪白肚脐一双黝黑的手掌, 则柔按在甜儿小腰的两侧上下搓动。 坐在甜儿身后的大肚男子,不消说,双手早抚着甜儿那对奶包子, 又捏又拧软软滑滑不愧是女性最美丽的哺乳器官。 充血的乳头挺立在甜儿快要被轮奸那沉重却又令人亢奋的气息中, 仿佛连布在周边的乳晕也感应得到嫣红滴血的乳头外, 那一粒一粒好轻微向外突出的皮层组织开始无止境地繁殖了起来 要不是大肚男子把甜儿的奶子捏高再凑头看过去, 也难以发现这女性奇特的生理构造乳晕原来亦正在起着异样的变化……甜儿依旧在痛哭摇头, 长长的淡棕色头发早已冒汗沁出的汗珠将她两旁香喷喷、红润润如熟透苹果的腮颊弄得湿湿的, 也不知是催情药的效力发挥作用令甜儿春意荡漾、还是甜儿为挣扎男性的侮辱而香汗淋漓?“小美人真是小美人 脸蛋湿湿的似乎更可口哩!”大肚男子把脸迎向甜儿蹙眉闭目的脸庞 又拭又擦一时连舌头也忘了伸出来舐舔。 甜儿差点想忍住唿吸,大肚男子那张肥脸满是浓稠的臭汗, 而且凹凹凸凸像是火山口似的让她想起满面浓疮的流浪汉。 “呜…别……靠…过来……”甜儿心里哀求, 神情已经表露无遗像是一只蜷缩一角的小猫般害怕至极, 却不敢宣之于口怕一张唇,香舌再度被人轻薄。 反而,乳房和下体的侵犯,再也微不足道, 可能眼耳口鼻舌那些极敏锐的感官都在头脸上 是以感觉上会较难接受。 在自己打开的双腿内,六个男人的唿吸热得直喷在阴户和肛门上面, 但都不及插在里面那六根手指来得难受。 “好热……”甜儿胸脯起伏得极快, 奶白色的乳房一颤一颤的极之诱惑就连那条深深的乳沟也热得冒汗。 “嘎……”一人把手指从甜儿的阴户内掏出, 甜甜蜜蜜的爱液给拖了出来。 其他人纷纷效尤,五根黏着浓稠透明汁液的手指分别自阴道和肛门处掏了出来。 “想不到肛门里也分泌了淫水……”“看, 我这根满满都是还在流着。” “我可爱的小甜儿,快睁眼看看……”在背后大肚男子的压力下, 甜儿缓缓张开睫毛挂泪的美目五根手指上面, 都是透明的汁液似乎真是从自己身上分泌出来的, 其中一人突然扑近甜儿面前然后淫秽地把手指放进自己嘴巴品尝, 啜的一声全吞了进去。 甜儿讨厌地偏了偏目光,另外五个手指上还黏着汁液的男人也慢慢移身过去, 娇躯与男性肉体磨擦和紧紧黏在一起的恶心感觉强烈地侵袭甜儿脑海……“唔 怎么不喜欢我们吗?”甜儿看了说话那人一眼, 悲哀地摇了摇头样儿楚楚可怜,惹人怜爱。 “既然不是,就替我们舔好了……”五根指头立时递到甜儿小嘴前……甜儿一阵犹豫, 毕竟这比起口交还较易接受点了点头,便微微张开樱唇……“五根一起来, 会不会好点?”一人问了出来其余四人当然没问题。 “快,好好的舔干它们,我们的小美人!”一人严厉地下了这道命令!“啜……唔…啜……”清丽可人的甜儿就这样倚躺在这群毛茸茸的男人身上, 明眸半开微张香唇,把那五根不同形状的男人手指一次过放在小嘴内含吮。 浓稠的爱液好像透明的煳物,还带有淡淡的女体气味, 而且男人的指甲没有女性般讲究嶙峋的甲片藏有不少泥垢……尽管这样, 甜儿还是很卖力地出后吞吐舔啜吸吮,偶尔还用香软的舌头搅动。 “哦……”这班色色的男子想不到一直怯生生的甜儿会突然带给他们这种触觉上的刺激, 就连本来正抚弄甜儿身体的其他四个男人也停了吃豆腐的手口, 呆了似的凝望着长发飘动、胸脯起伏的甜儿。 很快,男人指头上的爱液都舔干了,但还是湿漉漉的, 那是甜儿口腔分泌出来的口水而且,那些唾液还沿着甜儿的嘴角流了出来……“嘎, 我受不了……”其中一人早就眼赤唇干从甜儿小嘴抽回那根依依不舍的手指, 又放回自己的嘴巴啜尝……唔这诱人少女的口腔味道, 好香好甜……最后当所有手指都离开了甜儿的嘴唇, 甜儿已经浑身乏力 背后的大肚男人柔声问道: “还可以吗?”甜儿摇了摇头, 娇嘤道: “不要……”大肚男子淫笑一声 已移动他那双最善蹂躏女性的魔爪搭在甜儿一对雪白高挺的奶子上, 轻轻揉搓扫荡混和着唾液和汗珠的乳房立时闪着油脂般的美妙光泽。 “噢……”甜儿微微一颤,竟感到骨头一阵酥软提不起劲, 情愿就这样软弱无力地倒在这男人的怀里被他肆意抚摸……原来, 那六根指头早就沾上了催情药这第二重药力更加霸道, 带有能令女性软绵绵的成份这时的甜儿,不但阴道和肛门更火更烫, 便是娇躯也快禁受不了因为那是由食道落下, 见效更快。 其他禽兽见终于成功了,对甜儿更加不客气了。 有的用力扯甜儿的乳头;有的用双手拍打甜儿浑圆的美臀;有的用手拉甜儿的耻毛;有的把污浊的唾液侵入甜儿肛门, 再把讨厌的舌头活塞般填满甜儿菊花蕾里面的直肠;有的甚至吸啜甜儿阴户里的蜜汁 然后灌进甜儿的口腔各形各色把凌辱甜儿的动作带上另一个高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