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才气的一个女人

  菲菲是我一年前在网上认识的,很有意思很有才气的一个女人,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人。我们曾经在一次聊天中订下了香山之约,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这天菲菲和家里吵架,造成冷战的局面,各自为政。

  菲菲当晚就上了南京去往北京的特快。列车于中午时分抵达京城,菲菲见面第一句话:“嘿嘿,这么早出来如何得娘子批谁?”菲菲问。“我说来接个客户。”我低下头,不敢跟菲菲对视。

  “怎么不敢看我?也不说话?在我印象中你可是个大流氓呀!”菲菲狡黠的取笑我,眼神里飞出挑衅的媚色。女人的媚足以令男人致命,我赶紧的把脸转向出口:“我带你去香山吧。”

  路上,菲菲滔滔不绝。她说:“哎,你这名字早就让我奇怪了(我的网名叫亚瑟)。人家亚瑟王可是大不列颠的领袖级人物,不过就是在新婚前夜喝醉了跟一个陌生女人睡了一夜而已,怎么就叫大流氓了?那女人还高兴的不得了,英雄身边从来就少不了自愿献身的女人。再说,通过近距离观察我发现你这山水论坛久负盛名的亚瑟与大流氓实在是天上地下的差别。如果只想混个流氓职称,你还不如改名叫恺撒。据我所知,恺撒大帝才是个真正的大流氓,我既是一切女人的男人又是一切男人的女人。亚瑟同志,快点换名吧。”说完,她头仰在后座上放肆地大笑起来,看得我差点丢下方向盘去拧她的脸。

  来的正是时候,十一月的香山漫山遍野的红色,如火一般。半山亭上,菲菲极目远眺,突然被景色感染的激情勃发,想大声的呼喊。她喊了:“喂,你可带小二来了?若咱在此对酒当歌,比起在视频里对酌不知要快活多少!”我又矜持了,头低下几分说:“小二当然是随身带着的。”菲菲心念一转,“想哪去了你,坏蛋。”抬手就打。

  我没闪避,伸手从右边衣袋内掏出一瓶二锅头拧开盖儿递给菲菲,接着掏出袋五香花生豆扔给菲菲,又从左边衣袋里掏出一瓶二锅头开了。冲着菲菲一笑,仰起脖子灌下一口。菲菲大喜,道:“娘的,我算看明白了,给男人的衣服设计这么些口袋原是用来泡妞的。”讲完也豪爽的喝下一口。

  “远上寒山石径斜,白云深处有人家。”菲菲到底是文人,有了兴致便吟诗做赋。“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我给她接了下句。

  菲菲吃吃的笑起来,“停车做爱?你敢吗?网上胡天胡地的吹着,缱绻浪漫的贵话编着,可见了面连正眼都不敢瞧人一眼,还有做爱的说?”

  我眼睛红了,拉起菲菲的手说:“走,跟我走。”菲菲问,“去哪里?”我说:“停车做爱”。

  菲菲有一瞬间想到逃离,但立刻就把这想法抛弃掉。不如豁出去爱一次,疯狂一次。

  上车后,暖气开到最大,菲菲把高跟鞋蹬掉,丝袜剥掉,让雪白粉嫩的双足踏在脚垫上,摇下车窗,让头侧出去,像小孩子趴在教室窗户看天空的样子,慵懒而孩子气,让散落在耳际的头发,迎着冷风飞阿飞的,然后回头,皱眉头,耍赖一笑,但眼睛很迷蒙,疏离,那种性感,你说哪个男人能拒绝得了这样的诱惑?

  这时候菲菲突然伸手勾住了我的脖子,丁香暗吐,两个人就在车上纠缠在一起。两个人在香山下拥抱着,车厢里温暖起来。菲菲问:“咳,真的是你吗?真的是我吗”。我喘息着回答:“是的,宝贝儿,是的。”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只剩下二人忘我的搂抱着,亲吻着。战斗的第一回合,菲菲是占据了主动的。

  菲菲反过脸来,用长长的高跟鞋跟费力的按了方向盘下面的一个键。将自动调节的座椅往后调了半米,前头的背垫缓缓地靠后倒平,菲菲跨坐在躺着的我腿上。我呈半躺之势,一把将菲菲拉过来躺在我的怀里。然后,我低下头,顺着菲菲的发丝,一直吻到耳根,再吻到睫毛和琼鼻。

  菲菲嘤咛了一下,闭上了双眼,脸上红晕一阵接着一阵,身躯不由自主的扭动着。

  我左手托着菲菲的后背,右手理直气壮地伸进了伊人的上衣之内。菲菲本能地抗拒了一下,但很快又做出了欲拒还迎的姿态。嗅着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幽香,我很是陶醉,贼手顺着领口轻轻地往下延伸,沿着那令人喷血的雪白乳沟晃动,渐渐握住了菲菲左边那挺拔的乳房……

  虽然隔着黑色蕾丝胸罩,我还是感受到了那种美妙的触觉。而菲菲则是低低的呻吟了一下,扭动着水蛇般的腰肢,一只手死死缠住了我的腰。她整个眼睛一直紧闭着,似乎再也不敢睁开,而那红扑扑的精美脸蛋不仅诱人,还强烈地激发着我的欲望。

  我解开了菲菲那结构复杂的胸罩。菲菲蓦地睁开了眼,美目中除了惊讶之外,更多的是甜蜜与期待。将黑色文胸放在了一边,我轻轻解开了菲菲上衣的扣子……春光乍现。

  菲菲的这对玉女峰说不上大,也说不上小,但胜在挺拔饱满,并且浑圆雪白,有着那种增之一分则太大减之一分则太小的感觉,堪称是上帝匠心独具的杰作。我的手指一根一根地放在了那雪白的大白兔上,像弹奏钢琴一般轻轻地拨弄起来。

  “嗯……啊……”菲菲终于禁不起这样的挑逗,发出了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这样的声音,立马给了我超过几颗伟哥的动力,我大胆地,并且有些粗暴地,张开了修长的可以媲美顶级钢琴师的右手五指,然后整个地捏住了菲菲其中一种令万千男人日夜遐想的乳房……一阵美妙的触感传来,震撼着我的每个细胞,这让我差点当场就把持不住,这样手感极品的酥胸,简直是我生平仅见!

  菲菲的身体因为还不习惯这样太过于亲密的接触而剧烈地颤抖着,嘴里发出呢喃声,那种成熟的妩媚和清纯的娇羞揉合在一起,形成一道华丽万分的风景。

  这时候我的一只手已经连续晃动着,照看着菲菲左右两只乳房,生怕厚此薄彼,每一次的揉搓,每一次的抚摸,都给两人带来巨大的快感……紧接着,我两根指头开始熟练地固定在了菲菲的右边乳房上,有节奏地挑逗着那早已硬挺的娇嫩蓓蕾,左三圈右三圈乳头扭扭乳晕扭扭地摆弄着……

  也许菲菲已经见识过这种阵仗,于是乎她的身体再次猛烈地颤抖起来,红红的脸蛋像是要滴出水来。

  任何正常的男人到了这一步,几乎都会控制不住自己,我也不例外。不过,我的定力要比普通人好一点而已,低下头,深情地吻住了菲菲的性感小嘴……菲菲仿佛一直在翘首等待这一刻,巧舌无比乖巧地自动做出了回应,与我的舌头纠缠着,一阵阵沁人心脾的香津传了过来。

  面对着已经完全忘情的菲菲,我基本上也快抓狂了,唯一还保持着的是一份冷静。于是,我的右手悄悄地抚摸上了菲菲的腿。此时菲菲的双脚因为身体的扭曲,已经大幅度地弯了起来。

  我用手慢慢地从脚踝,类似按摩一般的揉搓,爱抚,不放弃任何一寸腿上的肌肤,缓缓地抚摸着菲菲的那两条堪称经典的修长玉腿。

  渐渐地,我的手从她的脚跟,抚摸到了小腿肚,再从小腿肚揉搓到了膝盖,然后从膝盖延伸到了那对令人垂涎三尺的大腿上……菲菲的嘴被我堵住,发出一阵怪异而诱人的声音,身躯颤抖着,一只手想拨开我的手,但那柔软无力的样子,却好像是在勾引我。

  于是我狠狠地在她大腿上捏了一把,巨大的弹性,完美的触觉,娇嫩酥麻的手感,同时冲击着我的神经。而菲菲则是身躯猛地一抖,这突如其来的暴力侵犯让人在痛楚后感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强烈快感,随后整个娇躯都瘫软了下去。

  此时此刻,在佳人的默许之下,我那只万恶的手,慢慢伸进了那给人无限遐思的裙摆中……菲菲嘤咛了几声,下意识地闭上了双腿,紧紧夹住了我的手。

  我也不着急,更不抽回手,只是老到地亲吻着菲菲的脸,慢慢地在挑逗着她的耳根,然后,吻上了她的粉颈……浑身酥麻新奇而热辣的快感传来,菲菲渐渐地放松,像一只待宰的小绵羊,双腿不知不觉的松开,然后更令人大跌眼镜地分开,无意中换了一个门户大开的姿势,让我那只既令她娇羞万分又刺激动人的贼手更方面地深入她的禁区之门。

  凭借着敏锐的手感,我感觉到菲菲那黑色的蕾丝边内裤上面,还绣了一朵诱人的花,这无形中更刺激我的欲望。当我的手慢慢向下探视时,惊奇地发现,菲菲的性感内裤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

  被我发现了自己的私密,菲菲脸上的红晕更盛了,万分娇羞地呻吟了一声。当感应到我的黑手触碰到她那娇嫩含羞的花瓣时,菲菲全身颤抖,紧咬嘴唇,嘴里发出淫靡而奇怪的呻吟声。

上一篇:公车上太放肆 下一篇:和公司美人车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