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荒地

  双沟村坐落在一个远离城市的小山沟里,这里依山傍水,风景秀美,是个养人的好地方。

  双沟村前几年很风光,有一个城里来的大老板在这里建了一座旅游度假山庄,吸引了不少城里人来这里休闲度假,连带着村里的人也沾了不少光,变得富裕了不少。

  不过,去年的时候山庄出了事,一场大暴雨后山体滑坡,压毁了半个山庄,还压死了几个客人,山庄的老板也被抓了起来,所以山庄的生意渐渐地变得冷清。

  现在山庄的老板已经把山庄给了村子,由村里自己经营,虽然生意不是很好,但是每年还是多少有一些人来这里度假,毕竟这里依山傍水的风景很美,所以村里也就继续经营着山庄,只不过早没有了前几年的风光。

  李二娃今年十八岁,从小到大都没有离开过村子,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镇里,是个土生土长的村里娃。

  李二娃人很机灵,很受村里人喜欢,所以就被安排到山庄里当了个服务员。

  李二娃今天发现了一件古怪的事情,他路过厨房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女人的呻吟声,他好奇地趴在窗口向里面看了一眼,就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厨房里面,一男一女正光着身子搂在一起,干着那事。

  李二娃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并不熟悉,他不知道这大中午头的,这两个人躲在厨房里光着身子在干啥?

  两个人李二娃都认识,男的是山庄的厨师,叫张老五,女的是他们村里的赵桂英。

  李二娃看到张老五的一张大嘴正咬在赵桂英的奶子上,不断吸允着,赵桂英的奶子很白很大,看着很漂亮。

  “这么大的人了,还吃奶?”李二娃心里嘀咕了一句,他没听说赵桂英最近生过小孩啊,她怎么会有奶水呢?

  赵桂英发出一阵呻吟声,紧紧地抱着张老五的头,嘴里不断地道:“张哥,你吸得我好舒服啊,就这样。”

  张老五淫荡地一笑,嘴里骂道:“你这个骚女人,一天不干你你都受不了。”

  说着话,抬起了赵桂英的一条腿放在了桌子上,一只大手按在她的草地上,狠狠地揉了两下,又淫笑道:“这样舒不舒服?”

  “舒服舒服。”赵桂英急忙点头,把自己的下身往张老五的手里贴了贴。

  李二娃瞪大了眼睛,紧紧地盯着赵桂英的下身,他第一次看到女人的身体,这时才知道女人的身体原来和男人不一样,伸手摸了摸自己胯下的家伙,自言自语道:“原来,女人的下面没有这东西啊!怪不得她们尿尿的时候都是蹲着的。”

  张老五又把一根手指深入了洞口,刺激的赵桂英连声尖叫。

  “张哥,要死了,你弄得我好舒服啊,再快些,再快些。”

  “你这个小骚货。”张老五嘿嘿笑着抽出了自己的手指,看着因为空虚不断地扭动着身子的赵桂英,戏虐道:“想要满足,你就先伺候好老子。”

  按着赵桂英的身子蹲在了自己的胯间,把自己的家伙伸到了赵桂英的嘴边。

  赵桂英媚笑着顺从地把张老五的家伙含在了嘴里,不断地吞吐起来。

  李二娃的眼睛瞪得更大,男人的这个东西还能吃?他记得自己的家伙可是很骚的,可是看赵桂英的样子,居然吃的很舒服,就像是在吃冰棒一样。

  李二娃扯开自己的裤子看着自己比张老五大了一倍的家伙,心想:自己的家伙更大,吃起来是不是更好吃?有机会也让赵桂英尝尝自己的家伙。

  张老五终于按耐不住自己的浴火,按着赵桂英趴在了桌子上,抬起她的一条腿从后面干了进去,飞快地冲刺起来。

  李二娃恍然大悟,原来男人的家伙还能进入女人的身体,怪不得身体不一样呢,不过女人应该很痛苦吧,要不赵桂英怎么会痛的大声的哼哼呢。

  李二娃摇了摇头,不理解他们为啥要这样弄。不过,不知为何,李二娃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粗重起来,身体也开始发烫,自己下身的家伙更是肿胀的厉害,硬的差点顶破了裤子。

  李二娃吓了一跳,摸了摸自己滚烫的身子和下身粗大的家伙,变得忐忑不安起来,难道自己是生病了?他不敢再看,赶紧离开了厨房,决定回家找点药吃。

  李二娃的家在村子的西头,平常的时候,他白天很少回家,都是呆在山庄里,今天是担心自己生病了,才会大中午的跑回家。

  刚要推门进屋就听见屋里面传出几声呻吟,李二娃停下了脚步,脸上露出了疑惑之色,听声音应该是他继母发出的。

  “穆婶怎么了?怎么也会发出和赵桂英一样痛苦的声音。”李二娃心里嘀咕了一句,悄悄地向着窗口摸了过去。

  李二娃的娘在他的小时候就走了,前几年他爹又给他娶了个继母,姓穆,他一直叫她穆婶。

  来到窗口,李二娃悄悄地向屋子里面看去,看清屋子里面的情况之后,他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屋子里面李二娃他爹正光着身子压在穆婶的身上,不断地耸动着下身,穆婶的嘴里发出一阵阵呻吟声。

  李二娃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原来爹和穆婶也和张老五和赵桂英一样做着奇怪的事情,他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似乎也看到过爹和娘也做过这样的事情,自己还问过他们干什么,结果被爹揍了一顿。

  男人和女人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呢?李二娃的心中带着这个疑问离开了家。

  整个下午,李二娃都在想这个问题,但是他一直也没有想清楚,所以,李二娃决定自己也要找个女人试一试。

  不过,找那个女人试一下呢?赵桂英?不行,自己可是偷看了他和张老五干那样的事情,万一问起自己在哪里知道男人和女人能干那样的事,自己不好回答。穆婶?就更不行了,他害怕被他爹揍。

  到底找谁好呢?李二娃犯起愁来。忽然,他的眼睛一亮,想到了一个女人,急忙跳了起来,向家里跑去。

  李二娃想到的女人是他的姐姐,他的姐姐叫李然,她并不是李二娃的亲姐姐,而是跟着穆婶一起来二娃家的。

  虽然不是亲姐弟,但是李然对李二娃很好,很喜欢这个弟弟,基本上对他有求必应,所以李二娃才想到了李然。李二娃想姐姐平时对自己这么好,什么事都帮着自己,什么事都让着自己,这一次自己求她帮忙她一定会答应的。

  急急忙忙回到家中,李二娃在屋里找了一圈,也没有看到姐姐。

  穆婶正在做饭,看到李二娃着急忙慌的样子,问道:“二娃,咋了?你这着急忙慌的干嘛呢?”

  “没啥事,穆婶,我姐呢?”李二娃倚在厨房门口,看着穆婶回了一句。

  “你姐?”穆婶向外面看了看,疑惑地道:“刚刚还在外面呢,不知道这会跑哪去了。”

  姐姐不在家,那就等她回来再和她说吧,李二娃心里想着,坐在了厨房的门口。

  看着忙活着做饭的穆婶,李二娃的眼睛不由得盯住了穆婶的屁股,又想起了中午看到的那一幕,想到了穆婶白白的大屁股,和两腿间黑乎乎的一片,以及他爹不断耸动的身子。

  想着想着,李二娃全身燥热起来,有种想要冲上去趴下穆婶的裤子,再看一看她下身的冲动,而且这种欲望越来越强烈,李二娃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二娃,你在这干嘛呢?”肩头被人拍了一下。

  李二娃一下子清醒过来,脑子还有些发懵,不知道自己刚刚是怎么回事,看来自己是真病了。

  回头一看。是姐姐李然站在他身后。

  李然比李二娃大了一岁,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七的个头,身材很苗条,前凸后翘,人长得也很漂亮。眨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笑眯眯地看着李二娃。

  “回来了,刚刚二娃还在找你呢。”穆婶笑呵呵地道。

  “找我?”李然眨了眨眼睛,看着李二娃:“二娃,你找姐有啥事?”

  李二娃想了想,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当着穆婶的面说出来,还是不让爹和穆婶知道的好,笑嘻嘻地对李然道:“先不和你说,到时候再告诉你。”

  “哟,你姐俩还有秘密啊,啥事啊?还不想让妈知道。”穆婶笑呵呵地打趣道,她知道这姐弟俩的关系很好。

  “嘻嘻,那妈你就别问了呗。”李然对着穆婶撒娇道。

  “不问不问。”穆婶笑着摇了摇头:“这俩孩子,行了你们快收拾碗筷吧,一会就吃饭了。”

  李二娃家的房子分为东西两个屋子,他爹和穆婶住在东屋,他和姐姐李然住在西屋,正因为这样,他才不担心自己求姐姐的事被爹和穆婶发现。

  兴奋和期待中,终于等到了晚上睡觉的时候,李二娃飞快地脱掉衣服钻进了被窝,有些着急地看着姐姐脱下衣服进了被窝。

  灯刚关上,李二娃就向着姐姐地被窝钻去。

  “二娃,你钻我被窝干啥?”李然笑嘻嘻地拉紧了被子,她以为李二娃像平常一样在和她开玩笑。

  李二娃嘿嘿笑着钻进了李然的被窝,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下了一跳,一巴掌拍掉了李二娃的手,急声道:“二娃,你干啥?不能摸姐姐这里。”

  李二娃在黑暗中眨了眨眼睛,开口道:“姐姐,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奶。”

  “呸,胡说八道。”李然啐了一口,脸一下子变红了:“姐姐是个大姑娘,又没生小孩,哪有什么奶,你又发什么疯?”

  “可是,姐姐,女人一定生小孩才会有奶吗?”李二娃疑惑地问。

  “当然了。”李然点了点头。

  “可是。”李二娃眨了眨眼睛,向着姐姐的跟前凑了凑,小声道:“姐姐,那为啥女人没生小孩,男人也会吸她们的奶呢?”

  李然对男女之间的事情,知道的比李二娃多,一听就明白了李二娃的意思,脸臊得通红,嗔道:“二娃,你又在胡说八道,就不知道学好。”

  “不是,姐姐,我没有胡说八道。”见姐姐不相信自己,李二娃顿时急了:“我看到的,张老五就吸赵桂英的奶,赵桂英也没有生小孩啊!”

  “你看到他们干啥了?”李然虽然比李二娃懂得多,但是对男女之间的事情也是似懂非懂,听见李二娃这么一说,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虽然知道李二娃说的是什么事,但仍忍不住问了一句。

  李二娃把中午看到的事情绘声绘色地和李然讲了一遍。

  李然听得面红耳赤,身体燥热无比,整个人都钻进了被子里,闷声闷气地道:“二娃,这种事不要和别人说,这不是好事。”

  “可是……”李二娃又想了想:“他们好像很舒服啊。”

  “呸,不要胡说八道了。”李然在被窝里踹了李二娃一脚,骂道:“滚回你被窝去。”

  “嘿嘿。”李二娃嬉皮笑脸地把手又摸到了李然的胸前,哀求道:“姐姐,你就让我吸两口,看看你有没有奶,好不好?”

  李然刚才已经被李二娃说的事情勾起了欲火,奶子再一次被李二娃握在了手里,顿时身子一软,燥热的更厉害,而且她也对男女之间的事情,充满了好奇,心中有一种欲望不断地引诱着她。

  李然没有拍掉李二娃的手,咬了咬牙道:“二娃,姐就让你吸两口,但是你不准和别人说,爹和妈也不许说。”

  李二娃见姐姐终于答应了自己,兴奋的差点蹦了起来,急忙点头保证道:“姐姐,你放心,我不会和别人说的,我保证和谁也不说。”

  说完就迫不及待地向着李然的胸口钻去。

  “去。”李然用力地推开了李二娃的脑袋,小声道:“你先把手拿开,我把衣服脱了。”

  “恩,恩。”李二娃听话地收回了自己的手。

  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李然在被子里把自己的上身脱光,把衣服放到了被子外面,脸色羞红地小声道:“二娃,好了。”

  李二娃迫不及待地伸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李然身体一僵,忍不住哼了一声。

  李然的奶子不是很大,李二娃的一只手就能包裹过来,但李然的奶子很嫩很滑,很有弹性。

  隔着衣服摸和贴着肉摸得感觉完全不一样,一种舒服的感觉从手上传来,瞬间就传遍了的全身,李二娃忍不住轻轻地揉动起来,再也舍不得放开。

  李然身体不断地颤抖着,紧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双手紧紧地抓住了身下的被单。

  李二娃感觉到了李然身子的抖动,奇怪地问道:“姐姐,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李然颤声道:“二娃,你快点吸两口,不要再揉了,姐姐快受不了了。“

  李二娃见姐姐的身体难受的厉害,吓得不敢再耽搁,急忙咬住了姐姐的奶子,吸了起来。

  李然的奶子里自然没有奶水,但一股浓浓的奶香味瞬间冲进了李二娃的嘴里,让他陶醉地深吸了几口,更加贪婪地吸允起来。

  “啊……“李然再也压抑不住自己的声音,轻声地呻吟起来,身体像过了电一样轻轻地不断颤抖,两只手紧紧地抱住了李二娃的脑袋。

  好一会,李二娃才挣扎着从李然的胳膊里抽出了脑袋,大口地吸了几口气,抱怨道:“姐姐,你想憋死我啊。”

  李然也知道刚刚自己的反应太激烈了,双手捂住了自己燥红的脸,娇嗔道:“你还说我,你不知道你刚刚把姐姐弄得多舒服,你这个坏坯子。”

  “姐姐,你刚刚很舒服吗?”李二娃瞪大了眼睛,原来发出那种声音是很舒服,不是很痛苦啊,李二娃想到了赵桂英和穆婶的呻吟声。

  李然嘤咛了一声,再次把头钻到了被子里。

  李二娃此时也是全身燥热,下身的家伙肿胀的厉害,身体中的欲火开始熊熊燃烧,憋得他很难受,忍不住伸手再次摸向了李然的奶子。

  李然这一次没有让他摸,挡住了他的手,低声道:“二娃,你不是应经知道姐姐没奶了吗?怎么还摸?”

  “姐姐,我的身体憋得难受,你就让我在摸摸吧。”李二娃喘着粗气小声哀求道。

  “不行。”李然紧紧地护住自己的胸口,她害怕再继续下去,他们之间会发生什么事情。

  “姐姐,摸一下就行,我就摸一下。”李二娃哀求声中,强行地掰开了李然的双手,握住了李然的奶子。

  “二娃,你别这样,啊……”李然挣扎的身子陡然一僵,原来李二娃再次咬住了她的奶子。

  “二娃,你别……我……啊……“李然的反抗变成了喘息,身子也不知不觉中软了下来。

  李二娃感觉到自己的身子越来越热,下身的家伙憋得越来越难受,他一翻身压在了李然的身上,耸动了几下下身。

  隔着衣服,李然依然清晰地感觉到李二娃家伙的巨大和火热,她知道接下来李二娃可能要做什么,紧紧地拉住了自己的裤子,哀求道:“二娃,你别这样,我们是姐弟,是不能做这种事情的。“

  “可是姐姐,我憋得难受。”李二娃难受地蹭着下身。

  “姐姐帮你,你先从姐姐身上下来,躺在我旁边,好不好。”李然柔声劝道,她知道现在不能刺激李二娃。

  李二娃听话地从李然的身上翻了下来,躺在了她旁边。

  李然松了口气,从被窝里爬了起来,跪坐在李二娃的身边,伸手把他的短裤脱了下来。

  没有了束缚,李二娃的大家伙一下子弹了出来,吓了李然一跳,她没想到李二娃的家伙居然这么大。

  伸手握住了李二娃的大家伙,有些生涩地上下撸动着。

  李二娃身体一个机灵,差一点直接射了,一种从没有过的麻爽感觉像过了电一样,刺激的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舒服得轻声地哼了起来。

  “姐姐,你看看我的这个东西好不好吃,张老五的东西比我的小多了,赵桂英还吃得很香呢,我的一定更香。”李二娃又想起了赵桂英舔张老五的家伙的那一幕。

  第4章地荒了(3)

  李然在李二娃的家伙上拍了一巴掌,笑骂道:“你个不学好的坏坯子。”

  低下头,张开小嘴,小心翼翼地把李二娃的大家伙吞进了半根。

  李二娃哪受过这种刺激,李然刚吞吐了两下,他就再也忍不住了,一股浓浓的精华喷进了李然的嘴里。

  李然没有想到李二娃这么快就射了,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咕咚咕咚几口就把李二娃的精华吞了下来。

  李然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慌忙捂着嘴趴在炕边干呕了几声。

  李二娃也没想到李然居然把自己射出的东西喝了下去,看到她难受的样子,急忙翻身坐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惶急地问道:“姐,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李然气的在他的大腿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恨声道:“还不去给我找水。”

  “哦。”李二娃急忙跳下了地,倒了杯水,递给了李然,忐忑地站在地上看着李然。

  李然漱了漱口,把杯子放在了一边,看到李二娃还站在地上,没好气地道:“地上不凉啊?快点上来吧。”

  李二娃这才爬上炕,钻进了被窝。

  “二娃,今天的事千万别和别人说,记住没?”李然又叮嘱了李二娃一句。

  “记住了,姐。”李二娃急忙答应了一声,刚刚李然的反应,让他感觉到是他做错了事,才把姐姐弄成那样的。

  两人沉默了一会,李二娃又忍不住开口道:“姐,你说张老五和赵桂英为啥做那种奇怪的事情?”

  李然自然知道李二娃说的是什么事情,经历了刚才的事,李然已经不再像先前一样羞涩,想了一下开口道:“二娃,你知道耕田吧?男人和女人做那样的事和耕田是一个道理,女人的那里是田,是需要男人耕种的,如果长时间没有人耕种,女人的地就荒了。”

上一篇:浪漫的火车旅行 下一篇:爱爱的小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