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爱的小男人

  阿姨,太阳照屁股了,该醒了吧。

  小徐站在床边看着我。

  其实,我早醒了只是还趴在床上,阳光照着我溜光的屁股。

  我想,应该让太阳照照自己的屁股让它在阳光下阳光一下。

  女儿二十出头时我就知道女儿恋爱了,她经常晚归甚至彻夜不归,两三年过去了,她的形体出现了变化,我就看得出,她有一定时间的性交史了。

  我是个开通的母亲,认可女儿有过的性行为,这样的事在现在这样的社会不丢人,性是她应该有的一种尝试和实践。

  可她的男友是个怎样的男人?我想问,但一直没问。

  直到今年的冬天,一个气温很低的星期六,女儿很高兴的领男友到家里来了虽然女儿提前说过,我也没有刻意打扮,只是穿着居家的便服,见女儿的男友毕竟不是重要会面。

  他们进门见到我和丈夫,女儿介绍说:爸,妈,这是小徐。

  我和小徐就这样第一次见面了。

  这个男孩高个头,挺健壮。

  我想女儿的身高不低,他们身高算是般配。

  女儿的皮肤象我白皙,可他皮肤黝黑,我端详着他们,这一对男女站到一起色调相反,我想不出该怎样判断。

  男孩的面部粗框,不俊俏,可眼神机灵透着精干,挺有男人样。

  他刚见到我们时,表情不自然:叔叔,阿姨!我听到他叫我阿姨时舌头发直发音都变了调。

  我是当妈的,这时需要我解围。

  我冲他点了点头说:小徐,屋里热,把外套拖了吧。

  我们这里是集体供暖,暖气很足,在屋里穿着薄衣就已足够了。

  然后,我又和他聊了几句轻松的家常话,小徐的神情放松了许多,我觉得自己没有更多的话要对他讲了就说:周末是我最忙的时候,一家子里里外外,洗洗涮涮都得做,你和她爸先聊着,我得去干活。

  小徐接着我的话说:阿姨,我和你一起干吧,家务活我都会做。

  我说:别了,你这是第一次来。

  我起身进了卫生间,那里有一堆的衣服要洗。

  那些先洗?那些后洗?我得正挑选时,小徐还是跟我来了。

  他要帮我洗衣服,可我当时不想让他进来,因为这些衣物里有女人的乳罩和内衣裤,叫他看见不雅。

  我堵了大半个门口,可他不明白我的意思,还是执意要帮我。

  我心想:这个孩子还是眼里有活,算懂事,那就帮我吧。

  他帮我干活,我到感觉不自在。

  干活总得弯腰抬身,一个第一次见面的年轻男人在身边,弯腰时我下意识的往上拉了拉领口,生怕暴露自己的乳房。

  其实我的衣领不低,只想防他。

  防来访去每次在我弯腰的时候,为避开他对我胸部的视线,我都扭过身背朝向他,可是我崛起的屁股碰到了他好几次。

  这让我很尴尬,女人的屁股碰到陌生男人是件难堪的事。

  这是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窘事,以后我问过他:是不是他故意碰我的屁股?

  他说:是我用屁股碰他,故意挑逗,才让他有了以后的胆量。

  其实那时我哪有这念头,无意中错误的理解,一直搞到他上了我的床。

  我当时还是叫他出去了。

  那天我们全家在一起吃了饭。

  吃饭的时候我和丈夫问他:以后有家庭了,你有什麽打算。

  小徐讲了他对以后的打算:他现在办了个美容院,搞美容利润很高。

  另外他还和几家国外的化妆品公司有联系,可以和他们合作经销或代理什麽的。

  听他的讲述我没有太在意,因为他的那家美容院我们都知道,而且他的家庭我们也了解一些。

  我们想观察这个人是否口若悬河吹些不着边际的虚事。

  他的语气平静,思维有条理,分寸把握的很好。

  表情不夸张,但很阳光。

  我喜欢这个人了!一个很不错的年轻人。

  那天晚上,女儿和小徐出门时女儿说:爸妈,今晚我不回来了,你们别等我。

  我和丈夫都没有回应,因为没有什麽好说的了,他们那点男女之间的事我们心里都清楚。

  过了挺久的一个晚上,丈夫睡了,我在看着电视。

  手机响了,我拿起看到有条短信。

  短信只有四个字:您睡了吗?谁呢?陌生的号码。

  也许是自己不知道号码的熟人,我回复过去:谁?对方回复:一个倾慕您的人。

  我看到回复心想,我有什麽好仰慕的?一定是搞错了。

  我回复::你搞错了吧?那人回复:没错,是你。

  我心想:肯定错了。

  我关上了手机。

  可从那以后,我的手机每天都会收到类似:我爱你,非常特殊的爱。

  这样的短信。

  短信多了,搅得我心烦。

  他是谁呢?发错了号码,对着不是情人的情人忙乎一场别把真正的情人冷落了。

  我真该提醒他,别耽误了人家。

  我拨通了那个号码:你是哪位?电话里传来的声音我熟悉,是小徐!他在电话里说:我该怎样称呼你?自从那天见到你,我心里就有了盼望,夜不能寐。

  什麽意思?我问。

  你是个好女人。

  他答。

  我还没有说话他接着又说:如果我说,我爱你,你会生气吗?突如其来,让我说不出话。

  电话沈寂了一会,然后他说:我会让你变得更美!什麽意思?爱我,让我变的更美?我开始心跳了,跳得厉害。

  一个过来的女人能不明白吗?他是想和我调情!我那时这个判断是对的,可我当时没有回绝他。

  只是想,他胆也太大了和女儿恋爱又和妈调情,他是个稳重的人不该这样啊。

  我走进卧室,丈夫酣睡正甜。

  我又走出卧室踢掉拖鞋,光着脚来回走动。

  我想:也好,看他还有什麽花招愿意和我调情那就来吧,老娘怕啥。

  我对他说:你知道吗?我知道你是谁,但我应该不知道,你明白吗?我的意思他能懂吗?我想。

  他说: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谁。

  我暗恋你是我心中的美丽,不该是你的负担。

  他懂了我的意思,要是我们相互知晓对付,那怎能继续下去。

  我挂了手机坐在沙发上想:女儿还没有回来,他们在一起吧?是不是他们躺在床上给我电话呢?那我就丢人了。

  我急忙拨通了女儿的手机,她在电话里告诉我,她正在和她的同学聚会呢。

  从话筒里,我听到从那里传来的声音,有音乐还有很多人的笑语声。

  这让我放心了,我告诉她:要早点回家。

  那天夜里,我脱光了睡在丈夫身边。

  一起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为人妻,我尽心尽责从未做过出格的事。

  第二天,我一出家门就急忙打开手机,手机上又有短信:听到你的声音了,真美!对我,你可以选择,对你,我无法解脱。

  手机里尽是他的短信,但是些肉麻的话语。

  我想回复他,伸出手指却不知该怎样回复本想按键的手指停住了。

  心想:等等吧,过几天,年轻人是不能长久。

  再说,我不能贸然回复,说不定被他抓了把柄,害我清白。

  我不回复,只是不断的收他的短信,他好像根本没有停止的意思,就像他的短信:爱你,不求结果,因为你在我心里,我的心里才有开放的鲜花。

  残花。

  这是我第一次给他的回复。

  什麽啊,我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了哪还是鲜花。

  季节里饱满,成熟开放的是鲜花。

  他回复,而我没有回复。

  日子一天天过去,他的短信没有停止,而看短信渐渐地成了我的一种习惯了。

  因为女儿的缘故,我虽心怀不安,不敢回复那些短信,但我不得不承认:我开始喜欢这些调情的短信了!因为一个中年的女人突然被一个年轻男人所爱,不管他是真假,我都想感受。

  天气转暖了,他发给我短信的语句也像这转暖的天气一般,越来越火热了。

  我依然不回复但我承认,他的耐力真够好。

  我对他的短信不反对,不回复。

  我和他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来往,我只是从他的短信上到得了一点心理的慰藉,我的行为不为过!一天快下班的时候,下起了暴雨。

  我和同事们看着窗外的大雨议论着:怎麽回家啊,打的都难。

  我拿出手机通知了丈夫,我可能要晚一点回家。

  就在这时,那个短信进来了:下雨了,楼下有一辆红色计程车,车号最后三个数是521。

  那是我给你定的车。

  你上去就可以回家了。

  车资已付!我急忙环顾四周,好像他就在我身边。

  没有,只有我的同事们。

  我往楼下走着,又看了一遍短信,红色计程车,车号521。

  521我念着念着,发出了我爱你的谐音。

  我有些感动,直想落泪。

  回到家里,丈夫早已回来了,此时他正仰坐在沙发上翻报纸。

  看到我进门,他对我说:这麽大的雨,你说你会晚回来的。

  他继续翻着他的报纸。

  听到丈夫不痛不痒的话语,我淡淡的说:搭同事的车回来的。

  我换了衣服,进了厨房。

  我感到一阵委屈:自己的丈夫,我跟他一同生活了二十多年了,他什麽时候关心过体贴过我?就连说句暖人心的话都那麽吝啬。

  我是背着丈夫和女儿领了人家的情,不管他心里对我的想法是龌龊还是纯真,我想他的情我领了。

  女儿回家了,我问女儿:你怎麽回来的?女儿把包往旁边一扔说:还能怎麽回来?是他去接的我,然后送我回来的。

  我又问:那他人呢?女儿说:把我送到楼下就走了。

  听到女儿的话,我说:怎麽不叫他上来,真是的。

  女儿搂住我的腰笑着对我说:人家很忙的,哪有空陪你玩。

  这孩子,怎麽说话呢?我也算骂了她一句。

  吃饭的时候我一直惦记着手机,我感觉一定有他的短信。

  我心里有鬼,一个中年女人和女儿的男友暗地勾搭是该有愧疚,但短信已经成了我每日生活的一部分。

  我拿着手机进了卫生间,果然有短信:雨很大,我湿了。

  你呢?晚上雨没有停止,在床上听着雨声我也湿了,按耐不住性欲望脱光衣服对丈夫说:我想要!丈夫说:老夫老妻了整那事干什麽。

  我说:不,我想要,我不想浪费我该得到的享受,我是个需要男人的女人。

  我摸到丈夫的阴茎,软软的毫无生机。

  可是男人到了我丈夫这个年纪阅历是丰富了,情感淡薄了,男人该有的活力更少了,但是男人的阴茎哪个女人不爱啊。

  我捧起丈夫的阴茎对他说:你别动,让我来!我爬到他身上用阴毛拂他的腿,把乳房掉在他胸前用乳头碰触他的胸脯,我的身子想要男人。

  我用上了女人的全部家当想要让他硬起来,我吻遍他的全身,口含他的阴茎,说尽挑逗的语言,使尽最淫荡的动作,丈夫的阴茎终於坚硬了。

  我对丈夫说:你看鸡鸡硬得多好看,像个大男孩,可以操屄了。

  我不停的揉搓丈夫的阴茎,趁着还硬朗我抬腿跨到丈夫的身上,屁股一沈丈夫的阴茎进入了我的阴道。

  啊,我感叹:多美啊。

  世上万物有空隙就有嵌入,男人对女人的嵌入真是天赐的美妙。

  我骑在丈夫身上对他说:美吧?操我这个漂亮女人,美吧?我扭起屁股感受阴茎插入的快感,可是我才扭了两三下他就蔫了,好像射了,可我没有感觉到,他已经退出了我的阴道。

  我叹气了,对丈夫说:你的这个东西只是撒尿的器官了。

  丈夫也在叹气,他说:睡吧,我没有那个能力了。

  丈夫侧过身子不理我了,可我需要男人。

  我把手放在自己的阴部,手指抵住阴蒂双腿夹紧,我让自己想着有根男人的阴茎插在我的里面,这是我很多年来唯一能得到的性快感。

  挺可悲的啊!我在恍恍惚惚的手淫中幻想到了一个男性,女儿的男友——小徐我和他在一起,他插进了我的体内,让我感受到一根年轻有力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把快感传到我的心底。

  啊,啊,啊——我身体一阵抽搐之后,手淫让我的高潮过去了。

  我心有不甘爬起身来,丈夫睡了,女儿房门紧闭。

  我来到客厅的落地窗前赤身裸体的站着,我看到玻璃上映出我朦胧身影,多美的女人,丰满的乳房,宽阔的胯,两条白皙的长腿,黑绒绒的阴毛,我是能迷倒男人的女人,可惜他不懂享受我。

  我拿起手机主动的给女儿的男友发了第一次短信只有三个字:干嘛呢?他马上回复了:我太高兴了,你能主动给我短信了。

  我心中一阵宽慰有个男人在暗恋我,我回复说:我不拒绝你,继续给我短信,好吗?求你!我跪到在地,仿佛看到年轻的阴茎就在我这个中年女人的面前,我对着他表达感激和我祈求的爱。

  他又回复了:我感激你接受我,吻你!吻你全身!我回复:嗯——我的全身——啊——啊——来吧!我就是想要个男人。

  以后我们的短信性质变了,少了爱和情突出了性。

  男女爱和情的最终节点,就是性器官的交合。

上一篇:女人的荒地 下一篇:生日的老岳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