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到软

  第01章、自娱

  杰克的眼神开始漂移,他再一次按耐不住了,呼吸变得逐渐浑浊,而精神完全无法集中。壮硕雄伟的身躯不自在地不停变换姿势,坐在椅子上那两块鼓胀健美的臀肌深处,他那淫荡的屁眼已然是异常湿润。淫汁滑过山谷般的臀沟,沾湿了大块的警裤。

  杰克的额头开始冒汗,心中暗自怒骂。现在可是上班时间啊,还有三个小时才轮值结束,好死不死偏偏这个时候发作起来了。

  只见这个魁梧健壮的中年壮汉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和身边的警员轻轻地说了句什麽。

  “我去趟厕所,昨天吃坏肚子了,过一会儿回来。”

  警察局的男厕里,第三个隔间的门紧锁着。仔细凝听的话,可以听到一阵沉重而急促的呼吸声。若是你可以看到隔间的里面,你一定会惊呆的:一个肌肉壮硕的中年壮汉紧锁着眉头,逼着眼睛露出痛苦而享受的表情。

  他头上戴着警帽,身上整齐地穿着被硕大肌肉绷得紧紧的警服,坐在马桶上大声喘息着。然而视线继续下移,却发现这个肌壮警察居然赤裸着下身!警裤已经被褪了下来,两条粗壮无比而绒毛密布的壮腿大幅度劈开抬在了空中,脚上依旧穿着警靴,来不及脱下。壮汉的两腿之间,一根粗壮肉硕的大鸡巴怒挺着,大屌的根部两颗圆硕肥大的卵蛋在情欲下蠕动着!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壮汉那壮硕的两块大臀肌之间,一根粗大的黝黑警棍竟然深深埋入在他不停蠕动并且分泌着透明淫汁的屁眼里!不仅如此,壮汉的右手越过自己的腿间握住了警棍的根部,竟然快速地抽动着那根东西,无耻地用这执法武器抽插着自己淫贱的肉屄!

  不多久,壮汉的呼吸越发地浑浊,手上的速度以及力道也持续增加,很快他便以接近疯狂地速度用警棍残忍地操干起了自己那已经渐渐被操到抽筋的屁眼。大股的淫汁不停从屁眼里被粗大的警棍扯出来,而壮汉的肥硕大鸡巴亦是越发地肿胀,眼看就濒临喷射!

  这时,壮汉猛地睁开了双眼,似乎突然想起了什麽:不能这样射精!不能射到自己的警服上!然而壮臀中央传来的强烈刺激已经让他不能控制了,他感觉到自己的精关已被打开。情急之下,壮汉猛地蜷起了身体,长大了嘴巴,竟然一口含住了自己的硕大龟头!紧接着,他全身的健硕肌肉开始猛烈跳动了起来,那根肥硕大屌开始抽搐,大股大股腥浓的精液被强制喷射进了他自己的嘴里,很快充满了他的口腔。无奈之下,壮汉只有大口大口地将自己的淫浆吞了下去,好防止淫液滴落在警服上。

  这样,至少暂时解决了问题。壮汉在被自己的警棍抽插至高潮之后无力地瘫坐在了马桶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在他依旧大张着的壮腿中间,那根警棍依旧深深地插入在淫水横流的屁眼里面。

  杰克闭上了眼睛,喘息着试图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然而这时的他脑海中却不受控制地浮现出一个个片段,来自年幼时的画面。

  他想起自己的单亲家庭,幼年去世的母亲,布满了男人汗臭味的煤矿小镇,在父亲彪悍而暴躁的阴影下渡过的童年。酗酒的至亲,无人过问的学校生涯,吱吱作响的木板和夏日里无尽的汗水。

  他想起年仅十岁的自己在父亲的房间外偷窥的场景,想起壮硕如牛的父亲每夜带着一身的酒气和一个陌生男人回家的日子,想起他们深夜里撕心裂肺的淫乱叫喊,想起父亲房间的门半遮半掩甚至大大敞开的景象。

  这个壮汉丝毫没有顾忌到儿子的存在。有时候杰克心想,也许他从来就没意识到自己有个儿子。在只有工作与酒精的小镇上,欲望饱胀的猛男们只能靠彼此的肉体来满足自己,而在饱胀的欲望之外似乎再也没有空间留给其他任何的事物。

  下一个片段,杰克想起了第一次在父亲的门外看到的景象,父亲壮硕的屁股高抬在空中被一根陌生的大屌操到颤抖的画面。那时父亲嘶哑地吼叫着,乳白色的淫水不停从他那被操到松弛的屁眼里迸射出来,一块块健壮的肌肉淫乱而无力地在床上扭动着,享受着。那一刻,杰克生平第一次隔着裤子,目瞪口呆地射精了。

  进入高中之后,杰克开始发育得越发高大壮实,作为橄榄球队长的他继承了父亲的雄伟体格和健壮肌肉。然而这时的他依旧每晚隔着墙壁偷窥父亲被干至虚脱的画面,以此解决自己青春期躁动着的欲望。橄榄球队员们在淋浴室争先恐后地抢夺他那肥硕粗大的巨屌,一个个年轻猛男狗一般地跪在他的面前飢渴地吮吸他的大鸡巴,那无与伦比的征服感让他着迷。然而在操完了一个个橄榄队员的嘴之后,在将大股大股的白浆喷射到年轻猛男们的脸上时,杰克总是不经意地想起同一个画面:抬入空中的壮臀,颤抖的肌肉,乳白色的淫浆,被操至休克的父亲。后来,父亲的欲望开始越发不可控制,他会一次邀请好几个壮汉到家里来,在客厅的沙发上张开粗壮的双腿让他们轮奸那个已然松弛不堪的肉洞。

  他会嚎叫着,一次次用淫秽的字语狗一般地请求对方的奸淫。

  他会丝毫不理会儿子回家与否,在没有被男人操的时候慵懒地躺在沙发上,一面边看电视边喝着酒,一面则赤裸着下半身,并且从容地将啤酒瓶一次次地整根插入自己的屁眼里,直至全身战栗射精。

  再后来,他会恳求着那些壮汉们同时将两只巨大的鸡巴塞进他已变形的屁眼里。猛男们夜夜狂欢着,嘶吼着,而年轻力壮的杰克只能在楼上紧锁的房间里顶着坚硬的鸡巴试图不去听。

  高三毕业那年,杰克第一次被操了。在一个欲望横流的夜晚,稍带醉意的他找到了两个曾经狠狠操过他父亲的壮汉,那天晚上杰克被他们轮奸至屁眼险些爆裂。

  他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痛楚和快感,直到今天他也还是不清楚,这究竟是基因所致还是心理作用。

  他只知道,自从那天开始他每看到一根粗大的鸡巴就会禁不住口干舌燥。

  在杰克毕业的前一天晚上,他健壮的父亲邀请了十个猛男来肆意奸淫自己,二十四个小时连续的抽插终于插爆了那淫荡过度的屁眼,巨大的感官刺激引发了心肌梗塞,这个健硕壮汉终于被活活干死了。毕业典礼结束后,杰克回到家来看到的是沙发上一具冰冷的雄壮尸体,父亲的双眼怒瞪着,表情痛苦却又似乎愉快之至。在依然母狗般高高抬起的健壮双臀中央,父亲的屁眼已是一片血肉模糊。大量白花花的精液从父亲的嘴巴,屁眼,鼻子,甚至耳朵涌了出来,壮硕的肌肉上布满了已经干掉的白浆。

  这时的杰克似乎不知道该做什麽,他颤抖地走了过去,自懂事以来第一次触碰了父亲的身体:他紧紧抓住了父亲结实的腰,猛地将自己肿胀粗大的巨屌捅进了父亲炸裂开来的屁眼,在一阵疯狂地抽插之后扑哧扑哧地将精液射进了父亲的尸体深处。

  猛地从记忆中醒了过来,杰克慌张地意识到自己可能再厕所里待太久了。

  他匆忙地将警棍连根从屁眼中拔了出来,没想到那突如其来的强烈刺激让自己禁不住差点叫出声来,本已柔软的多汁大肥屌顿时进入了半充血状态。

  杰克在心中暗骂着,硬是将警裤重新套上。

  他整理了一下情绪,打开了门走了出去,仿若无事地准备渡过今天最后的警务工作。

  第02章、群乐

  最后一丝夕阳在燥热的空气中苟且偷生,城郊的街道上看不到人影。

  一个戴着墨镜和鸭嘴帽的便装健硕壮汉站在一所不起眼的小屋外面小心地四处打量着。确定了周围没有人之后,壮汉假装不经意地径直走进了这件小屋。

  屋内是一片暗红色的灯光,走廊如同迷宫般曲折,繁多的转角后面似乎隐藏着什麽秘密。从屋外看起来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了的屋子,里面居然是这样一幅光景。壮汉一进入屋子立刻熟练地开始脱衣服,不到一分钟他那全身上下大块的壮硕肌肉都暴露在了红光下,多汁诱人而充满了野性的欲望。接着这个赤条条的壮汉从入门处的一个纸盒里掏出了一个简单的黑色面具,并且将它戴在了脸上,整套动作十分连贯,显然是这里的常客。壮汉从容地将自己的衣物摆放在了转角处的分格保险箱内,然后走向了走廊的深处。每一步踏出时他浑身的雄伟肌肉都颤抖着,更可观的是他胯下那根肥大粗长的鸡巴和两颗圆硕厚实的卵蛋,在放松的状态下尺寸都十分惊人。

  杰克几乎隔几天就会来一次。

  这是一个秘密的地点,很少人知道这个地方,并且由于面具和灯光所提供的保护,就连常客们互相都不知道对方的身份,别说那些偶尔来一次的人了。

  随着杰克向着走廊深处走去,灯光越发地昏暗,一股淫靡的气息浮现在空气当中,那是汗水夹杂着精液的味道。温度开始升高,一阵阵的低沉呻吟声从走廊最深处的房间内传来。光是听到这个声音,杰克那硕大的鸡巴便开始逐渐充血。

  这个壮汉下意识地边走边用右手探至身后,用手指轻抚了一下自己浑圆双臀中间的肉屄:果然,它已经十分地湿润,阵阵蠕动着渴望着接下来的愉悦。

  杰克打开了门,走了进去。

  瞬间,此起彼伏的呻吟声充斥着双耳,眼前赫然是十几个赤裸裸带着面具的男人正在交媾。只见他们有的正在卖力地吮吸着其他男人的肉棒,有的高高翘起了自己的屁股正被身后的大鸡巴干得放声浪叫,还有的嘴里屁眼里都各插着一根鸡巴,被无情地前后夹击至双眼翻白。

  这一幕让杰克的肥大鸡巴立刻肿胀了起来,淫水不断从他的屁眼里渗出,顺着他发达的大腿流了下来。

  他按耐住自己加速的心跳,迳自走到了理他最近的两个男人身边,狗一样地跪了下来。

  一个胳膊上纹着虎头刺青的猛男正在狠力甩动着臀部,发情地公狗一般操着他面前的壮汉。被操的壮汉棕榈色的皮肤上布满了汗珠,被干到充血肿胀的屁眼里不时地喷射出淫水,显然已经被轮奸了好几回了。棕榈色壮汉骚货一般浪叫着,嘶哑的嗓音中不时破音,这是已经被干到忘情的特征。两人干得正欢,因此当他们背后有一个壮硕如牛的彪形大汉蹲下来时他们丝毫没有察觉。忽然,刺青猛男感到自己的下体传来一阵温暖潮湿的舒爽,猛地低头望去,竟发现一个健硕诱人的壮汉正飢渴地跪在地上舔着自己的卵蛋!随着他一下下狠狠操着棕榈色壮汉的屁眼,两颗大睾丸前后摇晃着,而身下那个诱人壮汉也随之扭动着自己的身躯卖力地将脸紧贴着刺青猛男的裆部。

  杰克全身饱满健硕的肌肉随着身体的扭动散发出无法抵挡的雄性诱惑,浑圆鼓翘的双臀亦是高耸着,将那淫水横流的屁眼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随着他忘情地服务着刺青猛男的卵蛋,眼前的两个男人干得越发地激烈,棕榈色壮汉在不知情地情况下只感到屁眼传来一阵阵越来越猛烈的撞击,竟在一阵歇斯底里的浪叫声中颤动着双臀被活活干到喷浆!

  杰克那完美而诱人的雄性肉体在几分钟内便吸引住了屋里很多人的注意。事实上,每一次这个壮硕警察都会成为焦点,他那浑身的肌肉散发着致命的野性诱惑。不过一会儿,周围飢渴的男人们便爲了上来,上下其手地开始抚摸杰克的壮肉。

  看到一个这样健壮的猛男如此下贱地趴在地上,狗一样地舔着另一个男人的卵蛋,而且毫无廉耻地将自己的壮臀翘在空中,那些男人早已经按耐不住。终于,不知道是谁的手指果断地插进了杰克那蠕动着的湿润屁眼,突如其来的快感让壮硕警察颤声地呻吟了起来。

  这一声呻吟瞬间燃起了全屋所有男人的欲火:原来这个极品壮汉是个喜欢被干的货!能够尽情地操这样一只壮硕的公牛那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

  几秒钟之内,在昏暗的灯光里,躁动被升级了。

  杰克猛地感觉到屁眼中的手指被迅速地抽出,接着忽然,一根粗大的鸡巴便毫无怜惜地狠狠捅进了他的肉屄!还没来得及吼出声来,杰克感觉到自己结实的公狗腰被紧紧地掐住了,那根粗大鸡巴如同高速马达一般没有任何前戏地猛力抽插起了他可怜的屁眼!杰克张大了嘴在痛苦和愉悦中嘶吼了起来,然而还没过几秒,忽然一根棒状巨物便直生生捣进了他张开的嘴里,猛地直接顶进了他的喉咙!他的头被好几双手猛力按住,还没能反应过来便同时从上下两个洞口被狠狠干了起来!

  屋里的气氛继续升温,越来越多的男人聚集在了杰克的身边。只听一阵低沉地吼声,猛力干着杰克屁眼的男人狠狠将大屌顶入了杰克的肠道深处,全身抽搐了起来:他的雄汁已经被尽数射进了壮硕警察的体内。然而这个男人才刚刚喘过气来便立刻被推开,另一个猛男迫不及待地挤了上来,竟是抡起自己的大屌便插入了杰克那才被操翻过的肉洞!

  与此同时,杰克无力地呻吟着,屁眼传来的阵阵快感冲击着他的神经,他感到滚烫的雄汁涌进自己肠道深处,在愉悦中翻起了白眼。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在他喉咙里抽动着的那根大肉棒也突然间膨胀了起来,一股炽热的粘稠液体瞬间填满了他的食道!眼前的男人嘶吼着,死命按住了杰克的头,在好一阵子的抽搐之后终于完成了欲望的交替。

  这根大肉棒被扯出杰克的喉咙,但是可怜的壮硕警察还没喘上两口气,另一条大屌便不由分说地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毫无商量地顶进了他那大口喘着气的嘴!

  一个小时过去了,八个男人的精液从上下两个入口被灌进了杰克的体内。在此过程中,杰克竟也两次被干到高潮喷浆,高潮时他全身浑厚肌肉的猛力抽搐以及两块壮硕大臀肉高频率的跳动让周围的男人更加地血脉喷张,歇斯底里。十几个雄性肉体在这充满了汗水的淫靡房间里嚎叫着,嘶吼着,狠狠蹂躏践踏并满足着彼此野性的肉欲。

  此时的杰克已在高度快感中几乎丧失理智,他的喉咙中传来放浪的哼唧声,两眼翻白,任由这满屋的男人轮奸着自己的嘴和屁眼。

  他感觉到男人的浓浆渐渐地填充着自己的整个消化系统,肠道,胃,甚至食道都已被浓稠的精液填满。

  这种感觉让他爽得几乎再次高潮!

  三个小时以后,这个房间已是另一幅光景。

  一个赤裸的健硕壮汉大张着四肢无力地趴在地板上,臀部高高地翘在空中。两块壮硕臀肉中间,一个被蹂躏得惨不忍睹肠肉外翻的肉屄无力地敞开着,已经远远合不起来了。壮汉全身上下布满了浓稠的白浆,在鼓胀的大肌肉上面散发着余温。更重要的是,一股股的精液竟毫不停歇地从神志不清的壮汉嘴角涌出,而壮汉那大敞着的屁眼里,白花花的雄性淫汁如同喷泉般地喷涌而出,顺着壮汉的发达双腿流满了一地。

  这样的情况,如同战后碎裂而染红的土地一般,美得让人窒息。

  杰克在模糊的意识里,这样想着。

  第03章、引诱

  第二天早上,杰克在第一缕阳光中醒来,昏昏沉沉中感觉到自己双臀中间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他下意识地伸出右手,轻抚着自己的屁眼。

  肿胀充血的肛唇,松弛到不能合拢的括约肌,手感几乎就像是一堆淫乱的烂肉。

  杰克不禁想起昨天被十几个男人的精液给灌满的情景,想到自己被操至昏迷的快感,瞬时竟感到自己的巨屌正在兴奋中充血。而双臀间那已然被干伤得屁眼竟也湿润了起来,引得阵阵更加猛烈的胀痛。

  这个壮汉的情欲再次开始中烧,他闭上了双眼,皱起眉头,喉咙里面传来阵阵低沉的哼唧声。双臀之间,他早已用自己的好几根手指开始抽插起了那支离破碎尚未恢复过来的肉屄。呻吟声渐渐地大了起来,鼓胀饱满的肌肉开始紧绷扭曲,很快杰克便愉悦得难以自拔。

  淫欲的骚动中,杰克随手在床头柜一顿乱找,希望能找到适合插进自己屁眼里的硬物。

  他的右手触碰到了家里的电话:那是一台普通的家用移动电话,一支有按键的大哥大插在充电插座里。

  杰克心下顿时一喜,想也没想便从插座上取下了大哥大,毫不犹豫地将这个比自己的手掌还长,比握紧的拳头还粗的大家伙硬生生地塞进了那淫荡的肉屄!壮汉那健壮的双臀立刻就颤动了起来,全身如触电般地抖动着。

  “哦……哦上帝啊……哦我的屁眼……哦上帝……”

  这满足的快感让壮汉语无伦次地呻吟了起来,双眼开始翻白,一副欲仙欲死的模样。

  这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随着来电的到来大哥大开始猛烈地震动!杰克在惊慌中立刻睁开了双眼,但是还没当他能意识到发生什麽了,肉屄处便传来了无法想像的强烈快感!这强烈的快感顿时让这个壮汉哇哇大叫了起来,全身扳动着,如同触电了一般的挣扎!此时的景象十分的诡异:一个肌肉壮汉赤裸裸地在床上猛烈扭动着,低沉嘶哑的嘶吼声和电话铃的响声夹杂着,而壮汉的屁眼里赫然插着一根正在震动的大哥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终于,在不到十秒的时间之内,电话铃还尚未停止,杰克的双腿就猛地一下打直了,全身的青筋暴露,竟从那硕大肿胀的鸡巴中喷射出大股大股白花花的雄精,洒满了自己壮硕的胸肌和腹肌!这个健壮的警察竟被一根震动的大哥大给干至高潮!

  射精后的杰克瘫倒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气,竟连将大哥大从自己屁眼里拔出来的力气都没有,只得让来电进入了录音。

  “喂,杰克,我是瑞斯警长。女皇大道301号发生失窃案,你直接过去吧,早上就不用来警署报到了。”

  女皇大道301号。

  麦迪森站在洗漱间的镜子里,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自己。今年自己就四十八岁了,连儿子都已经快二十了,但是镜中的那个男人身上却完全看不出老态。

  麦迪森年轻的时候是军官,现在岁数到了便退居文职,但是依旧每天疯狂锻炼着身体。

  他的身躯由于多年的训练依旧高大威猛,块块肌肉硕大而饱满。硬要说的话,只是皮肤在多年的阳光暴晒下变得黝黑而有些粗糙,眼角的笑纹也遮不住了,不过这些都是小事。

  视线继续向下,麦迪森的眼神停留在了自己最得意自豪的地方:一根粗大无比青筋暴露的马屌!这个老当益壮的猛男在有生之年将几千个女人操到多次高潮,自己那二十岁的儿子便是很多年前一次不小心的后果。部队生活能遇见的女人有限,所以他干过的男人也不少,当年他同寝室的战友就被他多次干到肛裂住院。多年的淫水滋润着这巨无霸般的大屌,时间不仅没有让它退化,反而让它越发地肥大狰狞,张扬跋扈。

  就在麦迪森陷入沉思的时候,楼下的门铃忽然响了。一定是警署派人来了。想到这里,麦迪森不仅暗自苦笑:邻居昨夜听到了自己房子里传来巨大的动静,好心地过来看看,进门就发现一片狼藉。

  麦迪森当时裹着一件浴衣,站在乱糟糟的客厅中,告诉吓坏了的邻居房子失窃了,幷承诺第二天一早就报案。实际上呢,当时壁橱后面躲着的就是自己儿子的橄榄球教练,这个健壮淫荡的骚货已经被自己干过好几次了,昨晚是趁儿子去野营了把他叫过来,想要好好的泄泄欲。没想到声响实在太大了,惊动了邻居,情急之下只能用“失窃”来形容。

  想到那个堂堂体育教练被自己干到撅着屁股骚叫,眼泪鼻涕口水都不受控制地乱流的景象,黝黑的壮汉不禁感到自己巨大的下体又开始有了反应。忽然他缓过了神来,想到楼下还有个警察在等着,急忙套上了浴衣准备下楼。

  杰克再一次按了门铃,然而他的心思丝毫不在工作上。现在的他还没能摆脱半个小时前被震动的电话筒操到屁眼酥麻猛力喷精的异样快感,犹自在脑中回想着那美妙的感觉,不知不觉中裤子里那条肥软的大鸡巴又开始稍稍充血。

  忽然,门被打开了。健壮的警察连忙回过神来,抬头便说道:“早上好,我们收到消息……”说到这里,杰克不仅愣了一下,那是因为站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个几乎和自己一样壮硕的肌肉猛男!看得出来这个壮汉比自己要大上半轮,但是岁月让他的肌壮身躯更加充满了男人味,这意外的收获让本来就有些心不在焉的警察走神了。

  不过半秒的时间,杰克立刻回过神来,连忙清了清嗓子假装镇定地继续说了下去:“……嗯哼,我们收到消息说这里失窃了,这是我的警务证,你可以叫我杰克。”杰克以为自己就这样把刚才片刻的窘态给遮掩过去了,然而麦迪森却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太了解这些眼神和细微的肢体语言。

  他深深地知道,像眼前如此健硕的猛男基本上分成两种:一种在心底无意识地崇拜着雄性魅力,另外一种呢,虽然顶着全身大块大块的肌肉,其实实质上就是一个随时可以撅着屁股让人操的骚货。

  杰克刚才那瞬间的眼神让他清楚地明白了这一点:这个警察,是免费送上门来的丰盛午餐。

  于是,麦迪森的嘴角浮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坏笑,他一侧身,示意杰克进门:“早上好警官,请进来说吧。”在侧身的片刻,麦迪森故意挺了挺腰,浴袍下那根巨大无比的马屌顺势撞到了布料上,勾勒出了轮廓。果然,杰克注意到了这个细节,只见他再一次愣了片刻,然后连忙咽了口口水将视线转移了开来。

  麦迪森心中暗自坏笑,这壮硕的警官,看来今天屁眼得被自己给操开花了。“先生,盗窃的线索在什么地方?”杰克进了门之后,一面观察着房间内部一面问道。“叫我麦迪森就好,警官。失窃的线索嘛,在客厅里,这边走。”麦迪森用沙哑的低音回答着,似笑非笑地带头走向客厅。“喏,沙发上到处都是线索。”麦迪森指了指皮质的沙发,示意杰克走近去查看。

  杰克向前才移动几步,立刻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那是精液,前列腺液,肠道分泌液以及男性荷尔蒙夹杂的味道!没有错,这个沙发上沾满了这种味道,显然不久之前才有一个雄性荷尔蒙强烈的猛男在这个沙发上被活活操至射精!杰克的喉咙立刻干燥了起来,他终于明白怎么回事了,欲望在他的心中燃烧着,燃烧着,最终幻化成了他嘴角的一丝淫笑。“麦迪森先生,我想检查一下,你的‘东西’到底被偷了多少,是否还有足够的存量。”壮硕的警察语气中饱含淫秽的诱惑,他转过身来,用挑逗的眼神看着眼前这裹着浴袍的成熟猛男。

  麦迪森心中更是暗笑,他从容地抖了抖双臂,那件浴袍便滑落在了地上。“请好好的检查,警官,千万不要漏掉了什么。”

  第04章、崩坏

  “是的,噢是的就是这样伙计,好好给我吮吸那根大鸡巴,哦对的就是这样……”

  客厅的沙发上,麦迪森沙哑地低吟着淫秽的字句,他那满头斑白的头发现在完全无关紧要:对于杰克来说,让这个壮硕警察疯狂的是麦迪森那肌肉发达的雄壮身体,那黝黑粗糙而充满男人味的皮肤,更是那根被自己的唾液抹得晶晶亮的巨大马屌。更何况,臣服在一个比自己年长半轮的肌肉猛男胯下,居然让杰克意外地更加兴奋。

  杰克跪在地上,右手托着麦迪森两颗巨大的肥卵,闭上眼睛销魂而忘情地舔舐着那又肥又粗布满青筋的大鸡巴,还不停用自己那帅气英朗的脸庞毫无廉耻地来回蹭着麦迪森的大肉棒。视线下移,杰克的警裤早已经被欲火分身的自己给撕破了,露出了他浑圆健硕的两块臀肌,以及双臀间那湿润的淫屄。而在杰克的双腿前方,他自己的硕大鸡巴也早已愤怒地饱胀着,淫液不停从马眼里溢出来——光是舔弄眼前这根肥硕多汁的大鸡巴就已经让这个淫荡的警察淫水横流!

  “噢你这头肌肉畜生,你是发情的公狗,哦真棒,就这样……你这骚货,你喜欢舔大鸡巴吗?嗯肌肉公狗告诉我,你喜欢舔我的大鸡巴吗?”

  麦迪森瘫坐在沙发上,岔开了健壮的双腿让杰克尽情服侍自己的下体。

  他的右手轻轻抚摸着杰克的头,却不忘是不是用力将杰克那张俊脸按进自己的裆部。从年轻时候开始麦迪森就有个习惯,他干人的时候总是会冒出各种淫秽的语言,这些淫秽的语言混合着麦迪森沙哑性感的嗓音,往往让那些被他干得眼冒金星的美女或猛男更加地歇斯底里。

  杰克的理智开始被原始的欲望给替代,他竟然毫无廉耻地闭着眼睛如同说梦话般回答着麦迪森:“我……嗯……我是你的肌肉公狗,我喜欢舔……嗯……嗯……你的大鸡巴……嗯……”

  麦迪森满意地看着眼前这个壮硕的性奴,从杰克的回答中他已经听出来了:杰克已经入戏,开胃菜已经吃完了,现在是上主菜的时候了。

  “哦就这样我的肌肉犊子,转过去,双膝跪地,把脸贴到地上,把你那骚屁股抬高,再抬高,对……哦看呀你的骚屄已经流满了淫水,你这贱货想被操吗啊?告诉我伙计,你想要被爹地操吗?”

  “哦……我……我想被爹地操……”杰克眼神迷离地低吟着。

  “大声点我听不见,你想被爹地操出浆来吗?啊?!”

  “我……我想被爹地操出浆来!”杰克的神智现在已经完全被麦迪森主导,他竟然被麦迪森的淫语带动,眼睛布满血丝地开始大声渴求被操!

  “在大声点你这个骚货!告诉爹地你要什么!”

  “我要爹地操我!操我哦操死我!我要爹地的大鸡巴操烂我的屁眼!!我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原来,在杰克歇斯底里地疯狂请求着被操的同时,麦迪森抓住机会,竟然猛地一下就将那根硕大无比的巨屌连根爆插进了杰克的屁眼!

  杰克的括约肌瞬间炸裂了开来,这个可怜的雄壮警察怒睁着双眼杀猪般地嘶吼了起来,他的眼角几乎崩裂,眼泪和鼻涕不受控制地流了出来!

  然而麦迪森远远没有结束,他不给杰克任何喘息的机会,狠狠抓住了杰克结实的腰,猛力地连续甩动了几下双臀,竟是将整根非人的肥硕大鸡巴连根拔出再插入了杰克的体内!

  这几下残忍的抽插终于彻底撕碎了杰克的括约肌,这个壮汉在极度的痛苦中泛起了白眼,口水从嘴角流了出来,喉咙里竟连惨叫声都发不出来,只有“咯咯”作响。然而神奇的是,伴随着他全身肌肉在痛苦中的颤抖,杰克那跟一直饱胀着的大屌居然也猛烈地颤抖了起来!由于括约肌的撕裂和肛门里巨大的肉棒,可怜的壮汉连射精都无法顺利进行,白花花的雄精如同溪流一般不断地大股大股从马眼中涌出,滑过怒涨的大鸡巴,再在杰克身下的地板上累积成一个湖泊。

  麦迪森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深深地知道自己已经将眼前这个肉壮警察的屁眼彻底给操成了烂肉酱,然而他是有分寸的:从杰克翘起屁股露出淫水横流的屁眼时他就看出来了,这个警察不仅经常被人操,而且从屁眼周围深深的黑圈可以看出来,他平时对自己的屁眼就没有手下留情。多年的经验告诉麦迪森,像这样经常被狠狠地操的骚货,括约肌撕裂是常事——别人需要一个星期才能恢复的撕裂伤,想必眼前这个骚货一个晚上就能完成。

  想到这里,麦迪森更是放心大胆地开始满足自己的淫欲:他不顾杰克的死活,一把搂住了杰克的腰,竟然真的如同两头壮硕的肌肉公狗交媾一般狠狠抽插了起来!

  “哦……哦……哦……哦干干干……哦你这头肌肉畜生……哦你的屁眼真舒服……哦……哦你喜欢爹地的鸡巴是吧?哦……哦……”“嗯……嗯……唔……”杰克还未从巨大的痛觉和快感中恢复过来,只能翻着白眼呻吟着。然而麦迪森忘情的抽插毋庸置疑地让他再度进入亢奋——他那刚射完精的大屌竟在麦迪森的抽插中再度饱满怒涨!“哦……哦干……哦你这个骚货,告诉我你要爹地的大屌……哦……哦你爱爹地的大屌对吗骚货……”“唔……唔……唔我……我要爹地的……哦……我要爹地的大屌……”“大声点!你要爹地的什么!哦哦哦哦干!干!干!”“哦……哦!我要……啊!干我爹地!用你的大鸡巴干我爹地!把我的屁眼操穿啊啊啊操烂啊啊啊干爆我的屁眼啊啊啊啊啊!!!”只见杰克重新瞪大了双眼,双眼中满是极度刺激过后失去理智的疯狂和欲望,他开始涨红着脸怒吼了起来,甚至猛烈扭动着壮硕的身躯,似乎恨不得能让麦迪森的大肥屌插穿自己的肠胃!“啊,啊干啊你个骚货……哦……我要……我要射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怒吼,麦迪森全身的肌肉颤抖了起来,大量滚烫的白浆喷射进了杰克的肠道深处。

  这种灼热而饱胀的感觉让杰克也终于无法控制,嘶吼着再度射精,两头壮硕的猛兽就这样维持着雄性野兽原始的交媾动作,喘着粗气缓缓瘫软到了地板上。

上一篇:陶醉的熟女服侍 下一篇:差了两代人